化工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工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雷炯用仙桥实践探索中国城乡平衡发展之路木紫珠

发布时间:2020-10-18 17:46:29 阅读: 来源:化工泵厂家

雷炯:用仙桥实践探索中国城乡平衡发展之路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硕士研究生雷炯女士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小毛驴市民农园)承办的“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于2013年11月1日—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来自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硕士研究生雷炯女士发表了精彩演讲,以下是其精彩内容:

雷炯:大家好,我是雷炯,现在是负责做设计丰收这个项目。我本身是设计出身,本科的时候学的是环境设计,到了研究生阶段是去米兰,攻读了产品服务体系设计,正是因为有这些经历的原因,我才选择做这样一个项目。包括我的家人、朋友都很难想象,你本来是做室内设计师,为什么跑到农村做了这样一个项目?娄老师昨天也为介绍了这个项目从研究到实践的历程,我今天是以一个革命尚未成功,但是走在成功的康庄大道的创业者的身份给大家分享一下。

设计丰收这个项目最初是由TEKTAO工作室和同济大学一起做的,我们在仙桥这样一个普遍代表性又不普通的村庄进行了实践。大家可以看到这个项目的描述是设计与驱动的开放创新平台,是建立在城乡互动的基础上。崇明这个岛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了解,祖国第三大岛,但是这个岛在几年前在没有通桥的时候还是非常闭塞,自从通了桥通了隧道之后,你会看到它的发展非常快,现在岛上的中心城镇已经和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了,包括你去到我们那个村,包括我平时带朋友过去,他们可能期待的是那种有山、农田,很传统的那种民居的环境,去了以后发现房子就是三层的洋房,是这样一种农村的状态。我们之前心里所想象的农村的文化状态,包括人之间的关系和状态已经不存在了,而且正式化带来了弊端,在我们这个项目实践阶段有非常深刻的体验,失败的经验也可以分享一下,就是我们在这个村里很难找到年轻人加入这个团队,从年轻人层面给当地的一个支持。因为崇明岛的定位是可持续,中国可持续发展的试验区,我们也跟当地的政府探讨过,对于这样一个可持续发展试验区,绝对不可能停留在生产和环境层面,肯定是自然生态、社会生态结合的平衡发展模式。这样一来,如果把城市和农村看成是两个分开独立的系统,他们自身有太多的毛病了,像病入膏肓的病人,没有办法自己解决这种问题,但是如果你把他们放到一个情境和系统当中考虑,可能我在农村发生的这些问题刚好在城市有资源,有这样一个系统可以去解决它。所以我们当时把这个项目就放在这样四个维度,城市、乡村、实体、虚拟这样四个象限去考虑,我们的城乡应该是一个和谐的、高效的统一体,而不是各自分裂的甚至是相互蚕食的发展状态。

我们在仙桥村做的项目是一个设计的创新,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把我们从设计研究到实践出来的成果激发当地的创业,让这样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和可能性能够在乡村和城市都得到很好的发展和实践。我们的实践就是从仙桥村开始的,要建立一个创新中心的网络,基于城乡互动,基于我们寻求的新的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我们希望在城乡建立一个相互联系的创新中心网络,可能每个点都有自己的商业模式,都有自己所设计的产业,但是他们之间是相互连接,并互相支持,形成一个体系,他们可以通过资金、人才、空间。这样我们就有新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进行探讨,这是我们在崇明的创新中心的一些小照片,在崇明的创新中心很有意思,我们之前决定是改造一个废弃的供销社,那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我们希望把它改成一个发生多种多样好玩的事情的空间,但是由于多种多样的原因,统一的空间我们并没有做到,我们现在做的是一些很有意思的小的点,可能是一间小房子,可能是田里的一个大棚,它们规模都很小,如果明天大家去我们崇明的话就会发现,一开始我们的容量是50个人,因为我们大棚能够最好的服务的规模是50个人,结果大会说我们有140个人,这样我就有点压力,但是就是这样小小的创新中心,通过不同的服务形态和体系去支持,可以提供给包括城市去的朋友,包括村民的一些不同的感受。

这些是我们设计丰收一年做的workshop,从消费者的体验到当地的食物的体系,接下来我们总结出的这些从服务、创意农业或者是当地的交通,都是能够在乡村发展的一些商业模式的可能性,我们在崇明做的这个点,如果用设计的语言去说,它是一个原始设计,可以理解为样板间,就是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创新中心以后,我们探索这样的模式是不是可以在别的地方,不是仙桥村甚至不是崇明的地方去复制。这是我们第一个改造的创意大棚,我们发现乡村很多大棚是空置的,可能因为市场和经济的种种原因,不再用来生产,我们把它改造成一个能够供大家活动的开放的空间,你可以在这里有一些讲座课程,这是我们设计丰收的一个项目粘蜡的空间,你也可以在田里有一个浪漫的有情调的农家午餐,可以有一些基于这样的创新中心,我们可以请城市的朋友来体验什么是真正的农业生产,什么是乡村人真正的生活状态。从2011年开始,我们每年都会邀请城市的朋友跟我们一起去享受丰收,用传统的农业生产的方式,因为我们觉得在这片田里不应该只是生产粮食,运到城市就结束了这样一个模式,它应该还能分享农村的生产生活的方式,包括我们的儿童创意营,还有一些周末,周末越来越多的家庭希望能够聚在一起,有一个很自然的空气清新的环境,能够教小孩子平时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包括我们会请村民一起来看社区电影,弥补乡村缺失的文化生活。

我们仙桥村第二个点就是改造了一个废弃屋,房主在上海工作,他的房子空置在那边,我们改造成一个可以居住,可以发生很有意思的事情的空间,这个空间今年正式开始运营,当时是由同济的学生和设计师团队一起来完成的传统农居的改造项目,这个是厨房原来的样子,现在经过我们的改造成为了一个保留当地原貌,包括这个土灶,这个是民居的卧室。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会问,这个跟农家乐有什么区别,我没有办法从语言上来说有什么区别,如果有去参加活动就会知道,这个地方并不只是居住的一个功能,每年都会有学生来这里上课,前不久杨浦区的团委也在那里进行了一场培训,十几二十个人聚在一起探讨城乡的发展,探讨他们自己的团队建设,这是我们的另外一个民居,现在我们在崇明有两个民居。同时我们也有自己设计丰收的产品。所有跟农业相关,跟创意相关的常规的活动,我们也有自己的数字平台。

昨天还有一个记者问我,你们这个项目现在算成功了吗?就像刚刚刘老师说,你们还没有达到盈利的状态,其实设计丰收也没有,我们从今年5月份开始,现在离破冰点还有距离,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你站在外面看这件事情,像这样一个很普通,没有什么风景,没有什么观光可言的村庄,每个月还是有朋友愿意去住,愿意去体验,你会发现这样一个模式其实是有它的前景和可观性的,但是这种模式的可持续性是有一定的约束和特征的,所以我们在做的更多的工作是,我们在崇明这个点的经验和教训,看看崇明的模式是不是有发展的可能性。

我们从一个单纯的设计研究的状态到后来实践的创业者的状态,现在更多的是从一个促进激发这种创业活动的状态来发展,希望有更多的团队能够去做这样一些通过新的经济模式来平衡城乡发展的事情。谢谢。(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治疗前列腺炎的医院怎么样

河南治疗白癜风医院

武汉治疗耳鼻喉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