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工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钢贸仓储业信任危机的牺牲品泉安库两度辟谣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18:35 阅读: 来源:化工泵厂家

钢贸仓储业信任危机的牺牲品?泉安库两度“辟谣”

今年7月29日下午16时,在某钢贸公司会议室内,20多位处在钢贸行业一线的企业负责人聚在一起探讨后期钢价走势。会议正酣,一位钢贸老总出门接了个电话,回到会议室后,他神情凝重地说:“大家停一下,我这里收到一个消息,泉安库出事了。”

“泉安库出事了”——7月底,这样一条消息在钢贸圈内不胫而走,消息的来源无从查证,但是消息在传播过程中演变出了多个版本:“库安库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马上要倒闭”、“一个老总被杀,另一个老总跑路”、“银行在查泉安库重复质押的问题”······

据悉,上海泉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泉安库”)是上海地区乃至整个华东地区最大的钢材仓储基地之一,其热卷库存量长期占上海热卷库存总量的30%以上,诸多大中型钢贸企业的热轧库存留存其中。因此,“泉安库倒闭”消息在上海钢贸圈内的广泛传播引发了“大地震”,该消息所引发的恐慌情绪迅速在上海钢贸市场蔓延。

8月中旬,泉安库针对传言举行了澄清会,第一次风波由此平息。但在9月底,距离澄清会的结束仅隔1个半月,“泉安库倒闭”的风波再起。

对第二次传言风波,泉安库邀请所有客户于10月12日到仓库集中盘库,并发出了100万元追查造谣人的悬赏公告。

两次风波,两度“辟谣”,在泉安库忙于平息负面消息之时,由“重复质押”和“空单质押”等潜规则引发的钢贸仓储行业信任危机,似乎正在持续升级。

泉安库第一次“澄清”:没有任何问题

传言初起,泉安库董事长许英裕和执行董事聂雪林,这两位在传言中“逃跑”和“被杀”的老总并不在意,他们都认为“时间久了,传言会不攻自破”。但在后来,传言越传越厉害,演化出的版本越来越多,传言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这两位老总的想象。

据泉安库副总经理顾建华回忆,“在8月初,我们公司所有员工的手机都不敢关机,打电话来求证的客户是一个接着一个,每来一个电话,我们都要重新解释一遍”、“当时还有很多客户直接来仓库实地查证”。

为了让客户知晓“真相”,泉安库在8月中旬举办了一场澄清会。

据执行董事聂雪林回忆,在澄清会上,宝山区月浦工业园区党总支书记汪明龙以官方身份证实了该消息为虚假传闻;上海工商联钢铁贸易商会、深发展银行及其仓储监管机构上海南储仓储管理有限公司也派出代表参加了澄清会;此外,上海中铁物资、南京苏美达、上海闽路润等泉安库的大客户均在澄清会上“现身说法”,证实在泉安库的货“没有问题”。

为平息传言,聂雪林曾在多个场合为客户反复解释,泉安库一直以来都是只经营钢材仓储、加工,从未涉足其他行业,因此不存在投资失败的问题。

据其介绍,泉安库现有四个自营仓库:1、2、9号库以及刚刚建成的10号库,仓储能力高达120万吨,在上海钢材仓储行业中名列前茅。其中,1、2、9号库以热卷为主,10号库以螺纹、线材、钢坯为主。近期库存总量维持在35万吨左右,截至10月12日,泉安库热卷库存量为33万多吨,螺线库存量为4万多吨。

“在2008年,泉安库的库存总量达到过80多万吨的历史高位,当时租借了其他仓库以作‘辅助’。但是随着近两年库存量出现缩水,泉安库对仓库进行了缩编,陆续退掉了租用的外库,只保留了上述3个自营库,并新建了10号库以作螺线仓库。”

对于库存量由2008年的80多万吨缩水到现在的35万多吨,聂雪林表示,这是大环境所决定的。在过去,贸易商可以通过囤货赚钱,但是今年资金成本高、钢材价格不上不下,贸易商大量囤货很有可能出现亏损,再加上周边市场对上海市场的分流作用越来越大,因此,上海市场的总体库存量出现了缩水。

“虽然库存量较2008年出现了缩水,但是泉安库的热卷库存量占上海热卷库存总量的比重一直都没有发生变化,仍然在30%以上”。

“虽然现在的库存量较2008年出现了缩水,但是对比2008年的加工、出货量,泉安库现在的加工出货量反而是增加的。在2008年,泉安库每天的加工出货量是3000-4000吨,今年以来,泉安库每天的加工出货量始终维持在4000-6000吨,每天都有100多车的出货量,每个月的出货量维持在15-20万吨。”

“另外,库存量的减少不能代表仓储企业的盈利出现问题,因为钢材仓储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于加工、剪切费。”

据其测算,每吨钢材的仓储费为19元,算上成本,利润只有3-5元/吨。而加工费是35元/吨,且成本相对较低,因此钢材仓储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是加工、剪切费。“现在泉安库的库存量、加工出货量都比较充足稳定,所以利润很客观,经营上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泉安库董事长许英裕曾多次向客户承诺,“我们始终将客户的‘货物安全放在第一位’,从未参与‘空单质押’和‘重复质押’,也从未应客户的不合规要求而对仓单进行造假”。

据介绍,因为旗下一名员工在QQ群中散布了“泉安库欠款,资金链出现问题”的传言,上海某钢贸企业在8月中旬泉安库召开的澄清会上,公开向泉安库道歉,并表示已经开除了该名“造谣”员工。

至此,钢贸圈内关于“泉安库倒闭”的传言风波得到了第一次平息。

风波再起 泉安库称同行“中伤”

9月底,刚刚得到平息的“泉安库倒闭”传言在钢贸圈内再起风波:“因为欠款,深发展银行和中信银行已经封了泉安库,警察在现场”、“两位老总一位被抓、一位跑路”、“上百辆车正排队等候移库”······比第一次更“逼真”的传言再次震动了上海钢贸圈。

聂雪林表示,在传言的影响下,部分客户为了保障自己的货物安全,把货物移到了别的仓库。

据泉安库的一位门卫回忆,9月底的最后几天,“部分客户担心出问题,所以想在国庆之前把货移走。”“我们公司的两位老总9月底和国庆期间都没有外出,一直坐在办公室里让客户知道‘老总并没有跑路’。另外,对相信传言并需要移库的客户,我们没有任何的阻拦和刁难。”

聂雪林表示,因为泉安库在客户中历来具有较好的口碑,所以在9月底参与移库的客户不多。“泉安库的客户70%左右是大中型钢贸企业,很多都是‘国字头’企业,仓库的大部分库存量都是这些企业的货物,并且仓库在这些企业中的口碑一向不错,所以在9月底参与移库的主要是一些对货物安全问题特别敏感的小客户,移出的库存量不大”。

许英裕补充说,“这两次传言没有给公司的日常经营带来实质性的影响,所以很难评估损失,但是,这些传言对公司品牌的打击是巨大的。”

聂雪林认为,这两次传言的兴起都是同行的阴谋。“泉安库不管是从规模看,还是从信誉看,在上海钢材仓储行业内都是不折不扣的龙头老大。上海排名前三的钢材仓储企业的热卷仓库量之和常年占据着上海热卷库存总量的70%,剩下30%的库存量则由其他小型仓储企业来瓜分,而近两年上海钢材仓储企业越建越多,所以仓储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今年上海的热卷库存总量出现了大幅缩水,所以很多小型仓储企业的生存存在问题,为了生存,个别企业就以这种手段来‘中伤’泉安库,以达到分流泉安库客户的目的。”

“有客户在向我求证的时候跟我透露,是有人直接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警察在现场’、‘上百辆车正排队等候移库’。”聂雪林深信传言风波的引起是由于个别同行的恶意“中伤”。

聂雪林表示,“下一步公司打算加强网站建设,在客户同意的前提下,在网站上时时更新货物进出情况,让信息更透明,让谣言不攻自破。”

泉安库第二次“澄清”:悬赏百万+邀客户集中盘库

为应对第二次传言风波,泉安库在9月30日发布悬赏公告称,“针对谣言的始作俑者,如有举报属实者(铁的证据提供给我公司),我公司将给予人民币100万元的奖励!”

聂雪林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100万元还是没有效果,我们打算再追加100万元奖励,相信一定可以找出造谣者。”

此外,泉安库还给所有客户发出了邀请函,邀请所有客户在10月12日到泉安库进行集中盘库(对货物进行盘点核查)。

在邀请函中,泉安库表示,客户可以带标签给自己的货物贴标,以确认货物是否存在丢失等问题。泉安库同时说明,“届时银行和监管方都将到场进行会谈”。

在被泉安库称为“盘库日”的10月12日,Mysteel记者赶赴泉安库进行了实地调查。

10月12日上午9时,受邀前来盘库的钢贸商陆续抵达泉安库。在盘库流程上,这些商家显得轻车熟驾:在交易大厅窗口处打印仓单,按照仓单上的仓储号和仓库号找到自己公司的货物,有的企业特意带来了标签,为自己公司的货物贴上了标签以作标识。

在盘库的间隙,江苏某钢贸公司的物流主管袁欢(化名)告诉记者,在传言事件发生以前,自己公司对在泉安库的货物是“3天盘一次”,一直没发现货物出现丢失的问题。“因为近期市场上出现针对泉安库的大量传言,所以公司更加关注货物安全,后期公司将继续加强盘库的力度和频率。”

袁欢还表示,贸易公司集中盘库,相应地贴上标签,能确认货物的安全,可以打消贸易商的疑虑。但他还指出,因为泉安库内的热卷库存量大,所以大多数前来盘库的公司都不可能在一天时间内把所有的货都找一遍,主要还是靠抽查来确认。

上海启润实业有限公司的许惟新则表示,自己公司和泉安库合作多年,一直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目前公司在泉安库的热卷库存有几千吨,对泉安库是比较放心的。

记者现场观察发现,泉安库1号库和2号库的开平加工场内开平机、纵剪机始终处于运作状态,工人忙忙碌碌,场外行车运作也不间断,等待提货的车辆始终保持在十位数以上,交易大厅窗口处三三两两地站着正在打印仓单或做结算的钢贸商。

行业“重复质押”普遍 钢贸商存疑

12日当天,一位不愿意具名的钢贸企业老总在交易大厅内跟记者交流表示,“我今天来是为了感受一下现场气氛的,盘库的话只是抽查一下,没发现问题就走”、“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不是货物在不在仓库,而是想知道泉安库有没有做过‘重复质押’、‘空单质押’的事情,想确保货权安全。”

据悉,聂雪林曾多次向客户承诺,“我们从未参与‘空单质押’和‘重复质押’,也从未应客户的不合规要求而对仓单进行造假”。

据业内人士介绍,钢贸企业向银行申请钢材质押借贷的过程中,一般需要提供年检过的营业执照,代码证,开户许可证,税务登记证,近期三个月报表,公司章程,验资报告等材料。另外,银行还会指定钢贸企业的主要结算帐号,以便了解钢贸企业的现金流情况;各个银行还会指定仓库和仓储监管机构,由指定仓库开具货物仓单证明,并由指定仓储监管机构监管仓库货物,以避免授信风险。

就拿泉安库来说,其是深圳发展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的指定仓库,而三家银行的仓储监管机构分别是上海南储仓储管理有限公司、中国远洋、中国外运。

尽管钢材质押有着严格的流程,但近年来,“重复质押”和“空单质押”已然成为钢材仓储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有些钢贸企业手上只有一份货,或者根本没货,但其“千方百计”地让仓储企业为其开具虚假仓单,然后拿着虚假仓单可以向一家或多家银行重复申请质押借贷。

“就好比是一个女人嫁三个老公”,曾有一位在上海经营中厚板的钢贸商以此作喻。如果说银行已经下给钢贸企业的贷款总额是300亿元,那么在现实市场中能够找到的库存总值只有100亿元,中间的200亿元就是被“重复质押”和“空单质押”吃空。

聂雪林也对此坦言,钢材仓储企业为钢贸企业提供虚假仓单以作“空单质押”和“重复质押”的现象,早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而上海市场现有的库存总值和银行下放的贷款额度比例可能已经超过了1:3,达到1:5。他还表示,更有甚者,有一些仓储企业本身就开设了多家钢贸公司,他们以这些钢贸公司的抬头开具虚假仓单,再向银行申请质押借贷,由此获得银行资金。

这种现象的危害很大,一旦这些参与“空单质押”和“重复质押”的钢贸企业和仓储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就会引发大面积的连锁反应。

许英裕表示,泉安库一直都是按规定操作,“客户在开具仓单的时候要求篡改数据,哪怕是新增一吨,我们也是不同意的。”

聂雪林也表示,泉安库只做仓储加工,从未涉足其他行业,且常年占据上海30%以上份额的库存量,再加上稳定的加工出库量完全可以保证泉安库的利润和资金流,并不需要“重复质押”和“空单质押”来求生存,“这是砸自己品牌的事情,我们从未做过”。

12日当天,深圳发展银行派出代表到现场查证并表示,自泉安库传言风波发生以来,银行方面已经多次到现场查证。同时,对于现在钢贸行业的“重复质押”风险,银行已经提高了警惕,相应地缩减了对钢贸行业的放贷额度。

据悉,深圳发展银行的仓储管理机构上海南储仓储管理有限公司、中信银行委托其仓储管理机构中国远洋、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及其仓储管理机构中国外运均派出代表参与了12日的“集中盘库”。

民生银行的仓储管理机构中国外运的梁洁表示,自己每天都住在仓库旁边“帮银行看货”,没有发生过货物丢失的问题,更没有发生传言中的“银行封库”的事情,“当听到外界传言时,我感到很惊讶”。

12日下午16时,泉安库出具了一份“盘库签到表”。据介绍,参与盘库后没有发现问题的客户均在上面留有签名。记者注意到,上海闽路润、上海展志、厦门海翼等大中型钢贸企业、以泉安库为交割仓库的大宗与钢之源、银行及其仓储监管公司均有代表签字,已签字单位总计40家。

下午16时半,泉安库的集中盘库活动接近尾声,钢贸商三五成群,陆续驱车离开,卷起阵阵灰尘。1号库开平加工场外晚霞映天,近20辆车正排队等候取货,场内开平机、纵剪机轰鸣声直冲天外。

后记

采访中,泉安库表示,传言的两度兴起是同行的“中伤”所致。面对谣言,泉安库开过澄清会,也发出过百万悬赏公告,而此次邀请客户集中盘库已经是“最后的办法”。

两次几乎一模一样的传言在两个月的时间内两度引发行业“地震”,钢贸仓储行业缘何对传言如此敏感?在对钢贸商的采访中,记者发现,钢贸商之所以对传言产生疑虑,根源于当前钢贸仓储行业“重复质押”、“空单质押”风气横行之下,钢贸企业和仓储企业之间产生了巨大的信任危机。

下一次,泉安库有可能面临第三次、第四次传言风波。当然,也不排除其他仓储企业出现传言风波的可能性。

应对传言,仓储企业邀请货主集中盘库来“辟谣”或许能收到一定的效果,但是,透过泉安库两度“辟谣”事件,我们可以看到,“重复质押”、“空单质押”问题,正在一一次地挑动行业神经,且已在深层次上引发了行业信任危机,甚至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对此,留给钢贸行业、银行系统、仓储企业、监管机构的难题是,如何查证“重复质押”问题,如何解决其引发的信任危机,如何防止连锁反应的发生,以及如何在质押借贷和仓储监管的运作流程中消除隐患······

江西钼矿选矿设备

长沙锯床价格

上海小电动葫芦

武汉消音降噪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