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工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两淮和鲁西两地煤炭基地移民数超三峡-(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8 13:04:08 阅读: 来源:化工泵厂家

两淮和鲁西两地煤炭基地移民数超三峡

在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设美丽中国之后,煤矿区的生态问题再次引起人们的注意。

“全国煤炭产量由建国时1949年的0.34亿吨增加到2011年的35.2亿吨,煤炭在中国一次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分别占了76%和69%。”在日前召开的中国煤炭学会煤矿土地复垦与生态修复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第一届学术研讨会暨2012北京国际生态修复论坛上(以下简称论坛),中国工程院院士、煤炭资源与安全开采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彭苏萍公开表示,与之伴生的是对土地、生态和人居环境的巨大破坏。

对此,中国矿业大学教授、土地复垦与生态重建研究所所长胡振琪在论坛上进一步解释称,在2011年35.2亿吨的煤炭产量中,其中92%来自于地下开采。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底,全国井工煤矿采煤沉陷损毁土地已达100万公顷,同时每年还以7万公顷的速度增加。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煤矿开采引发的生态环境问题当中,东部平原地区煤炭基地引发的人居环境受损、乡村景观改变、村庄搬迁量大问题更应引起人们关注。”胡振琪表示,据不完全统计,仅五大平原煤炭基地中的两淮基地和鲁西基地的未来搬迁人数就要达到273.34万,这一人数超过三峡130多万移民的总数。

煤炭基地需关注环保

根据《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我国将建设包括晋东、晋中、晋北、陕北、黄陇、宁东、神东、蒙东、新疆、冀中、鲁西、河南、两淮、云贵等14个大型煤炭基地,以提高煤炭的持续、稳定供给能力。

“我国煤炭资源区域分布不均、环境约束条件差异明显。”彭苏萍解释,北方查明资源量占90%,其中65%集中分布在晋陕蒙三省(区);南方占查明资源量仅占全国的10%,且集中分布在贵州和云南省,占南方区的77%;东部区带煤炭资源量为799.94亿吨,仅为全国资源量的7%。

煤炭开采对土地与生态环境产生负面影响。根据彭苏萍介绍,北方中西部地区生态环境恶化;西南部分地区煤质差、污染重;中东部平原区,人口稠密、土地资源稀缺,煤炭资源开采引起地表沉陷、积水、村庄搬迁,加剧人地矛盾。

“在北方,黄河中上游五大煤炭基地已探明储量占全国总储量的41%,分布在黄河流域附近的煤电基地大量引用黄河及其支流水资源,有可能提高黄河断流的风险,对居民饮水造成威胁,并可能进一步挤占农业和生态用水,对粮食安全和生态环境造成很大影响。”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水循环与水文过程研究室主任宋献方对本报介绍。

同时,“我国南方地区很多煤中含硫量高(3%-4%,最高达10%),煤燃烧中给大气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彭苏萍介绍,一些煤矿煤中还含有砷、氟、放射性等有毒有害元素,威胁人的身体健康。

“相比北方的水资源和南方的大气污染而言,我们对煤炭开发造成的东部平原地区生态环境破坏关注不够。”胡振琪表示。

两淮和鲁西两大煤炭基地

搬迁人数超270万

“包括蒙东、冀中、鲁西、河南、两淮在内的五大平原煤炭基地可采储量为1192亿吨,含煤面积为56903平方公里,年产量占全国煤炭产量的16%,对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是平原煤矿区人口密度大、村庄多,村庄下采煤必将导致地表村庄严重破坏和搬迁。”胡振琪介绍。

以安徽两淮煤炭基地为例。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李宏塔在《关于加强两淮采煤塌陷区治理政策支持的提案》中指出,两淮煤炭基地矿区面积1.5万平方公里,煤炭资源储量276亿吨,截止到2011年10月,两淮地区已经形成461平方公里的塌陷区,其中塌陷深度在1.5米以上的约200平方公里,最大塌陷深度21.3米,塌陷区需要搬迁30余万人。

李宏塔进一步指出,该地区塌陷范围广、深度大,而且逐年扩大,目前两淮采煤区每年还将塌陷土地约26平方公里,预计到2020年两淮矿区塌陷面积将达到700平方公里,由此引发的塌陷区征地补偿、房屋搬迁安置、失地农民就业、农民生活困难等等社会问题突出。

“根据公开数字统计,两淮煤炭基地已经搬迁41个村庄,人数达25531人,十二五期间需要搬迁村庄为104个,搬迁的户数为194760户,搬迁人口为639833人。”胡振琪介绍,搬迁人口(共计)达到665364人。

而在山东鲁西煤炭基地需要搬迁的人数则更多。“山东鲁西煤炭基地未来需要搬迁的村庄为1949个,搬迁户数为601613,搬迁人口达2068075人。”胡振琪介绍。

胡振琪分析,由上可见,据不完全统计,仅五大平原煤炭基地中的两淮基地和鲁西基地的搬迁人数就达到2733439人,这一总数超过了三峡移民130多万的总数,“前者与后者不同在于,后者是一定时限之内的搬迁,而前者则是持续不断地搬迁。”

针对上述问题,李宏塔建议,国家应在政策上对煤炭基地移民工作予以政策支持,据实核减耕地保护指标,解决村庄搬迁建设用地计划;增加国家项目支持,在塌陷区治理上给予资金倾斜;建立采煤塌陷区治理长效机制,提取煤炭可持续发展准备金。

对第三条建议,李宏塔解释称,建议国务院批准安徽省比照山西的做法,建立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按吨煤税前一定比例从采煤企业中提取资金,由政府管理,专项用于采煤塌陷区环境恢复多元投资,探索塌陷区治理的投融资机制和治理后的利益分配机制。

影音加速

蓝灯vpn

浏览器加速器怎么用

加速器测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