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工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绍兴纺企开始出海应变-【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25:24 阅读: 来源:化工泵厂家

在纺织品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和国内成本上升的双重压力下,绍兴纺织企业开始出海应变

2006年7月11日,5天前刚从柬埔寨回来的刘训林心情相当不错,他设在柬埔寨金边的织袜公司6月份刚刚投产———这是一家投资100万美元,拥有650名员工和600万-700万美元年产值的织袜公司。

刘训林的好心情,不仅仅因为他又多了一家工厂,更重要的是,他在国内的泰荣针织公司,从此就可以规避纺织品贸易战带来的风险———在需要的时候把订单拿到柬埔寨生产,从而规避美欧对纺织品的原产地限制。

国际贸易风险

2004年10月,美国突然决定对中国进口的袜子重新设限,这使得以美国第一和第二大连锁超市沃尔玛和Tearget为主要客户,正处在高速成长期的泰荣针织,一下子面临巨大风险。

虽然在2001年才成立,但泰荣针织已不是靠廉价产品进行价格战的低端厂商了。“我们拥有20个设计人员,可以根据国外客户要求,进行全新设计。”刘训林说,从2001年到2005年,泰荣针织的出口从200万发展到1600万美元。

进入2005年后,美欧中之间先取消配额、再重新设限的一系列复杂纠纷让刘训林越来越不安,“企业走得越高,发展得越快,面临的风险就越大,就必须考虑风险转移。”这一年,中美之间关于纺织品的一系列拉锯战,使他把目光投向海外投资。

“对外投资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你必须有足够多的稳定的订单,再就是你必须有足够的资金支持。”

刘的决定不仅仅是泰荣针织的解决方案,同样是泰荣针织所在的诸暨市和绍兴市众多纺织企业的一个普遍选择。

绍兴拥有全国最大的国字号的纺织市场———中国轻纺城,经过一代人的努力,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化纤布生产和销售基地、领带生产基地和袜子生产基地。中国轻纺城2005年布匹的总成交量27亿米,成交额276亿元。在绍兴下属的诸暨市,有8700余家企业、20万从业人员在从事织袜生产。

与那些依靠长期打拼而逐渐积累起财富的大部分浙江民营企业家不同,刘训林是1970年代人,气度闲定,颇有儒商气质。他是湖南工程学院纺织专业科班出身,在他的专业视野引领下,泰荣针织走的是跳跃式的道路:没有经历设立贸易窗口等渐进式的路径,仅仅经过2005年10月、11月两次考察,刘就决定在柬埔寨跨国设厂。

“从对外贸易———设立境外贸易窗口———设立境外生产基地,这是绍兴纺织企业国际化的一般道路。”绍兴县夏履镇党委书记孙君总结道。他所领导的乡镇是绍兴县纺织业前三强之一。

诸暨市的浙江建培纺织有限公司,选择的是这个稳健路径。

浙江建培是父子两代人的心血结晶,目前,它的总资产和年产值双双超过了5亿元。10年前,浙江建培就开始与尼日利亚建立了贸易关系;7年前,浙江建培就派人到尼日利亚建立了自己的贸易窗口公司。“中国纺织产品大规模到了尼日利亚之后,对当地冲击很大。”潘建培承认中国纺织品对尼日利亚的影响。

2004年1月,尼日利亚政府颁布政令,禁止从国外进口41种商品,其中包括绝大部分纺织服装商品。这给浙江建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公司出口从2002年高峰时的3400万美元,下降到2005年的1700万美元,跌了一半。”潘建培无奈地说。

整个绍兴的纺织外贸,也频频受困于国际贸易纠纷。2005年,中国轻纺城外销量下降到79亿元,降幅达20%。

也在这一年,痛定思痛之后,潘建培终于开始考虑在尼日利亚设厂。2006年6月,在尼日利亚投资600万美元的建厂项目通过商务部审批。“这一项目确定下来,我们的产品不仅可以保持在非洲的市场,还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欧美。”潘说。

但是,对于绍兴绝大多数纺织企业而言,国际化还仅仅是一个开始。已经走出这一步的多数企业,尚处在设立对外贸易窗口的阶段,他们占到纺织企业对外投资的80%以上,而海外生产性投资尚处于起步阶段。“绍兴企业喜欢跟风,一旦先出去的赚钱了,大家就会蜂拥而起。”夏履镇主管工业的陆副镇长认为,这个开端只是更大规模生产转移海外的一个良好示范性起点。

国内成本压力

绍兴县夏履镇,离杭州只有几十公里远,森林覆盖率高达80%以上,是联合国认定的全球500个环境最佳市镇。伴随最近几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土地超计划使用,本来土地就严重稀缺的夏履雪上加霜,这也迫使这里的纺织企业纷纷出海。

“2002年,镇里工业用地价格是5.8万,今年县里下达的征地款价格已达18万,还不包括2万元的土地配套费用。”在陆副镇长看来,土地成本已经成为当地企业的一大约束。

据他了解,夏履镇纺织工人的平均工资已经达到1200-1500元,2002年以来累计增长了20%-30%,同步增长的还有电费———从几年前的每度0.5元多上涨到0.6-0.65元。

当地的迷帅服饰有限公司里,总经理夏越明对于成本上升甚为忧心,“以前我们出口一条裤子可以赚两块钱,现在只能赚一块多钱。”迷帅并非差的企业,目前主要在为美国一些著名品牌代工西裤,产品为中档。“我的竞争压力还不算大,那些还处在低端的服装企业,现在日子很难过啊。”

在成本高速上涨的情况下,企业本能的反应是产品升级。绍兴县和中合纤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先行者。2005年以来,和中合纤投资建成两条无纺布的生产线,每套生产线的投资是7000万元。一般纺织业的毛利只有2%-3%,但无纺布的毛利可以达到15%-20%。据悉,还有其他企业正在筹建同样的生产线。

除了产品升级,出击海外也成了成本压力下的纺织企业的另一出路。“尼日利亚有保税区,人力成本也比较低,我们在尼日利亚的投资比国内的成本可以降低10%-15%,如果将来生产规模扩大,还可以进一步降低。”潘建培说。

刘训林考虑的则是长期成本。2005年两次考察之后,刘训林发现,相比于中国,金边的劳动力和土地的价格虽然低,但综合成本并不低。“柬埔寨可以自由组织工会,虽然名义工资不高,但实际工资并不低。”电力也令刘训林头疼,柬埔寨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即便在首都金边,电力也经常供不上,公司只能自己发电,每度的成本有1.5元人民币,是国内的两倍。

“虽然目前柬埔寨的成本比国内还略高一些,但我确信,顶多3年之后,国内的成本一定会比柬埔寨高。”刘训林发现,加拿大和欧洲对柬埔寨纺织品没有配额限制,进口免税,美国在2005年11月之后也对柬埔寨免了税。此外,柬埔寨出口型企业的税收只有1%,比中国简单明了。

当地纺织企业的对外投资得到了政府的理解,某种程度上,这也成为地方政府的长期目标。

“‘坚持走下去,奋力提上去,更好走出去’,这是绍兴县制定的纺织企业发展三句话。”绍兴县外经贸局副局长汪建中介绍,绍兴县政府对于纺企出海,从2004年就制定了相关鼓励政策。

对投资海外达1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县政府有3万-5万的奖励;海外投资达到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县政府也有贴息政策。同时,绍兴市政府还曾组织境外投资说明会,以搭建海外投资平台。

从数字看,这些努力有了回报:据绍兴市外经贸局的数据,今年1—6月,65家企业海外投资投产,带动境内企业出口9681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3%。

由于目前纺企出海的手续繁杂,审批手续繁琐,企业私下绕过政府监管投资海外的非常多。绍兴外经贸局外经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政府统计到的对外投资数据应该低于实际投资数。,

pc砖和透水砖区别

上海亲子鉴定

塔机吊钩可视化

福州亲子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