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工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工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独家专访证券教父阚治东我不承认自己是失败者

发布时间:2021-01-20 04:14:32 阅读: 来源:化工泵厂家

这是一个人的20年,这是中国证券业的20年。

他被人称为“证券教父”。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市时,他在申银证券任总经理。1996年,申银万国合并,他成为全国最大证券公司总裁。

他职业生涯中两次遭遇“滑铁卢”。1996年,因为“陆家嘴(600663)事件”黯然下课,10年后,又在南方证券折戟沉沙,入狱21天。

2009年12月,阚治东出版了他的自传《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12月15日下午2点,风雨交加,上海淮海东路恒积大厦19楼E座,理财周报记者对这位中国证券界的传奇人物进行专访。

有人说,第一代券商是个命运不济的群体,抓的抓、逃的逃、关的关、废的废,不但首任全军覆灭,就是其接任者也悉数被迫离开。于是有黑色幽默曰“金融人才都在监狱里”。

第一代券商的悲情命运,除了个人原因,更多还是因为历史选择了他们,让他们去为中国未来探路。于是他们摸着石头过河,又一个个葬身于河。在几乎是空白的规则下建立的中国证券市场,一次次“违规”成为可以摸着的石头,铺出了路,也绊倒了一拨又一拨的先行者。

阚治东是他们中的代表,也是较为幸运的一个。

幸存者

有人给阚治东起了一个不太好听的外号——“阚二毛”,形容他没有魄力,总是赚几毛钱就跑。这也从侧面说明阚治东的稳健风格。

雨水击打着百叶窗,茶叶水冒着袅袅热气,阚治东安静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向理财周报记者回忆早期证券市场上与他一样纵横捭阖的开拓者们,管金生、张国庆、汤仁荣、廖熙文、沈佩、邵淳、徐卫国、李训、鲍志强……

这些无一不是新中国早期资本市场上如雷贯耳的名字,如今却渐渐被人遗忘。

阚治东说:“如今创业初期的证券业那批‘老人’已不多了,并不是这批人真的老了,不干了,而是行业的艰辛、路途的险恶使得不少人不敢再干了,还有不少人是被迫离开了这个行业。”

在生存才是王道的年代,阚治东应算是幸运的,至少兜兜转转至今天依然留在资本市场。有人说,谨慎和务实是保护阚治东的“护身符”。

这也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毁了申城另两家券商万国和海通,申银却平安度过。

“327国债期货事件”是国债期货交易中多空双方的一场博弈,关键牌取决于财政部是否会同意对“327国债”加息。长期身处证券市场的管金生凭着对市场的感觉认为国家财政力量当时极其空虚,不太可能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补贴“327”国债利率与市场利率的差。

后来财政部贴息的消息被确实,这场博弈以多方获胜告终,空方海通证券(600837)损失2亿多,万国证券持仓量更重,损失了10亿多。

“骑墙派”申银证券在这场多空之争中基本上是两边都做,不固定站在某一边,反而躲过一劫。

万国的管金生因此事深陷囹圄,海通的汤仁荣也险些以渎职罪论处。两人均被迫离开证券业。诡谲的是,由于当时并无相应的法律规定,管金生最后被判17年有期徒刑的判决理由并非是巨额透支炒作国债期货,而是受贿等行为。

谈及管金生、汤仁荣这些曾经私交不错的沙场对手,阚治东不无惋惜,他对理财周报记者说:“其实每个人遇到这种事情都很难受,证券市场如果亏个一两亿就是渎职,那是没法做的”。

“但是大家对问题认识都有一个转变过程,我们原始投资者角度有一个认识的过程,从管理层角度也有一个认识过程。”

回首当年,阚治东认为除了谨慎经营外,申银幸免于难的另一个原因是集体决策的程序。早期出名的证券人大多胆大、冒险,多少体现出一种独断的霸气,而阚治东避免一人独断的作风不仅保护了申银,事实上也保护了他自己。

沪深滑铁卢

尉文渊曾不无感慨地说:‘股市开拓者不仅是开荒牛,还是炮灰,用来扫地雷,堵枪眼。’而阚治东则更像是一个‘救火队员’,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中国股市二十年,而阚治东的金融人生却有三十年,他的金融人生始于银行业,若不是当初投身投证券业,在银行业恐怕也早已颇有建树了,甚至有人说起码是央行副行长级别。

1984年阚治东东渡日本研修证券业刚刚回国,被时任中国工商银行(601398)上海分行的行长毛应梁派任为工商银行上海信托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主管证券和投资业务。

后来,阚治东成为中国证券业的起点静安证券业务部的负责人,其麾下的虞志皓、朱德明、陆文清后来都成为证券业的显赫之人。

当记者问其如何看待自己证券生涯中的无数个第一,阚治东淡然处之:“在白纸上画什么都是第一,买个电脑都是。”

除了毛应梁外,在阚治东的生命中出现了诸如时任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的龚浩成,以及后来的深圳市副市长的庄心一等人,他们对于阚治东的人生影响深远。

若不是龚浩成的放权,认为人行作为央行不应与民争利,送了阚治东一个申银的壳,就没有阚治东后来更大的舞台。若不是深圳市副市长庄心一的一再盛情相邀,也没有阚治东后来深创投的拓荒经历,也没有他在南方证券的复出,当然也没有他的再次陷落。

1997年陆家嘴事件与2006年的南方证券事件这两次经历,用阚治东自己描述是“一条沟里淹两次”。

1996年媒体“深强沪弱”的争论日益刺激着上海市相关领导人的耳膜,于是用“有形的手”赋予一批证券公司推动股指的重任,阚治东领导的申银万国不仅被要求扩大自营规模,还被要求重点运作好陆家嘴股票。

后来,亦如预期,上证综合指数达到了预期的高点,但沪深股市火爆的现象却引发了北京方面的不满,国务院调查组奔赴上海,一批金融机构负责人受到了处分,阚治东首当其冲,他不但没有推卸责任,反而一揽在身。

当年就有媒体评论“阚治东是负领导责任,还是代领导负责任”。阚治东后来为自己当年“挺身而出”的行为承受了巨大的代价,险些告别证券业。

“非如此不可吗?”对于理财周报记者的提问,阚只说了一句“必须有人站出来”,颇有凄怆之感。

2001年一个突如其来的“机会”又呈现在阚治东面前,时任深圳市组织部长的许宗衡打电话给阚治东:“老阚,组织上希望你能挑起南方证券这副重担。”

在阚治东履新之际,媒体就将“草莽英雄”即将到来的任期称作“黑铁时代”,然而组织对他的认可以及重返证券业给他带来的喜悦掩盖了其对未来的思虑。

媒体一语成谶。

上任之初就被组织交待“不纠缠历史性问题”的阚治东力图在成本、人事等方面进行新政,但几个月后他发现自己不但无法扭转南方证券的沉疴——巨额亏损、保证金占用、自营股票等问题,还让自己深陷泥沼。

“没有资金支持,没有政策支持,没有任何支持”,流言四起,各种小报告不断打到市领导处。此时的阚治东孤立无援,四面楚歌。

四递辞呈,阚治东终得离开。然而危如累卵的南方证券垮塌之际,阚治东并未能幸免于难。

在路上

‘只要想做事,没有谁倒下’,阚治东将自己的坚强归结于其在北大荒(600598)‘双河’小屯子的9年经历,他觉得是莽莽荒原历练了自己不服输精神。

2006年阚治东因南方证券而进入看守所,在502号监仓,一只手伸过来跟阚治东打招呼,竟是大鹏证券原总裁徐卫国,说着南方证券原总裁刘波也挤过来,阚治东百感交集“如果把管金生、张国庆、陈浩武等人也关到这里,那么几乎可以开一次中国证券业开创者大会了”。

如今,为什么两起两落的阚治东依然可以笑对人生和回首过往的选择亦少有怨怼呢?为什么那些折戟沉沙的证券“老人”从此隐退江湖或者复出无望,而阚治东却可以在落点中寻找下一个起点呢?是正直的品格保障他平安?是胸怀让他沉静看待过往吗?

当记者提及邓小平的三起三落,阚治东连声说不,“他是伟人,我们不能比”,他自认为自己与他同时代的证券人没什么差别,“不是我比别人强,而是我比别人顽强,当然如果不是21天,是210天心态也许就又不同了”。

2009年12月12日, 阚治东《荣辱二十年》的发布会上,曾任上海市副市长的周禹鹏用了“呛了两口水”来比喻阚治东的人生。

阚治东在开垦了上海证券业这方田地之后,呛了第一口水,于是他去深圳开垦创投,后在南方证券复出,又呛了第二口水。

“只要想做事,没有谁倒下”,阚治东将自己的坚强归结于其在北大荒“双河”小屯子的9年经历,他觉得是莽莽荒原历练了自己不服输精神。

“很多人对我说老阚:休息吧,休息吧。”然而57岁的老阚却依然在路上,他于2006年开始开垦自己的一方田——创业投资。

当年在陆家嘴事件下课之后,“没有正活干”的阚治东将工作重心转向深圳,投身新的领域,并将深创投搞得风风火火,如今却为他离开体制,再度开拓埋下伏笔。

“离开上海,到深圳搞创投,某种程度上也是件好事,为我开阔了另外一个天地,否则我可能今天不会进入创业投资这个领域”,阚治东对理财周报记者说。

当人生转变成白纸黑字时,波澜起伏的经历早已成了淡淡的印记。

“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总结,总结过去,过一段时间又会有新的总结”,谈起过往,阚治东仿佛轻轻翻过一页书,再激情豪迈、跌荡起伏,也不过是云烟了。

光明使者游戏

三国游侠破解版

群雄争霸

仙语奇缘BT(超V特权)